板桥三娘子

黑花黑苏黑瓶|天官花怜‖黑瞎子本命 微博@板桥三娘子

CP23无料,摊位号和领取条件会在摊宣时公布!比较大可能是发在微博上orz

终于赶上了羡羡的生贺!画一对万圣paro,情头自取~

真好

神棍张帝心:

比喻太戳人了!!!


屌屌茹:



胖子和瞎子挺像的,所以我每次看他们俩讲点什么讲,我都能琢磨很久,明明是一句轻松的话,琢磨琢磨却觉得很悲伤。他俩挺有意思,讲话给人感觉像剥洋葱,外面是一层搞笑的皮,然后你剥开,你流泪了,你发现搞笑的皮下面是一层悲伤的皮,然后你又剥,我操,又是一层搞笑的皮,耍我?让后你又剥,我靠,竟然又是一张悲伤的皮。一张一张皮剥,剥到最后没了,全是皮,没有肉,所谓“肉”就是这个人的性格定义,他究竟骨子里是乐观是悲观啊,是悲是喜啊,你看不见,没定数。但是你这时候忽然想到,洋葱的皮不就是肉吗?快乐好像是真的,快乐下面的过尽千帆也是真的,这俩人真的好像千锤百炼过几辈子之后投胎过来的佛系男子,没爹没娘没牵挂,贪财破财,重情好色,看着什么都喜欢,可感觉什么也都放的下。像传奇里的人。唉,这句话说的多余。毕竟这个故事里,谁不是传奇呢。


【尝试古风paro】
        “关山相去千里,路多险阻,本以为先生此去少则三四月,竟不成想这才二月有余,您便回来了。”解雨臣听小厮禀报来人,顿时喜出望外,方忙从书房中迎出来,手里还握着一卷竹简,一见院中来客,更加笑得眉眼盈盈。
        “解公子这是嫌在下回得早了?”黑瞎子一身轻便劲装,马靴上沾了不少灰土,一派风尘仆仆,却丝毫不见疲态,只同解雨臣调侃道。
        “岂敢岂敢!”解雨臣哑然失笑,“不外是想先生向来对西北名山大川心心相念,加之其民风又耿直豪放,颇合先生秉性,担心先生流连忘返了。”
        黑瞎子闻言便笑,“塞北不比江南,崇山峻岭奇险,黄沙戈壁壮阔,可沿途千里皆如此,便觉得索然无味。况且——”他微微颔首,斗笠下神色分明诚挚坦然,竟也生生叫解雨臣看出几分羞赧之意来:

        “——况且,江湖快意,怎及良人相期。”

——————————————————

设定大概是刀客瞎x当家花,瞎子一人一刀孑然此身行走江湖,是世上有名的无双刀客;花花是大家家主,生了一副温润相总让人觉得他手无缚鸡之力,但实际上刀枪棍棒暗器投毒样样精通。两人外出遇到仇家经常是瞎子把人赶进杀圈再被解雨臣一击致命,夫妻唱双簧,天涯路远只此一人相伴的互宠


【尝试古风paro】
        “关山相去千里,路多险阻,本以为先生此去少则三四月,竟不成想这才二月有余,您便回来了。”解雨臣听小厮禀报来人,顿时喜出望外,方忙从书房中迎出来,手里还握着一卷竹简,一见院中来客,更加笑得眉眼盈盈。
        “解公子这是嫌在下回得早了?”黑瞎子一身轻便劲装,马靴上沾了不少灰土,一派风尘仆仆,却丝毫不见疲态,只同解雨臣调侃道。
        “岂敢岂敢!”解雨臣哑然失笑,“不外是想先生向来对西北名山大川心心相念,加之其民风又耿直豪放,颇合先生秉性,担心先生流连忘返了。”
        黑瞎子闻言便笑,“塞北不比江南,崇山峻岭奇险,黄沙戈壁壮阔,可沿途千里皆如此,便觉得索然无味。况且——”他微微颔首,斗笠下神色分明诚挚坦然,竟也生生叫解雨臣看出几分羞赧之意来:

        “——况且,江湖快意,怎及良人相期。”

——————————————————

设定大概是刀客瞎x当家花,瞎子一人一刀孑然此身行走江湖,是世上有名的无双刀客;花花是大家家主,生了一副温润相总让人觉得他手无缚鸡之力,但实际上刀枪棍棒暗器投毒样样精通。两人外出遇到仇家经常是瞎子把人赶进杀圈再被解雨臣一击致命,夫妻唱双簧,天涯路远只此一人相伴的互宠

【雨村日常】记一个没有空调的晚上

“黑瞎子呢?”

“院门口的树上呢,他说高处有风凉快。”

“那叫他小心鸟屎滴脸上。”

说完我就听见树上传来簌簌的声音,黑暗里我看见一个黑影从树上跳进院子里来,乖乖平躺在了小花旁边的空地上。我几乎立刻就后悔了,我们三个躺在这儿还不够热吗,现在又加了一个热源,想着想着就觉得温度又升了点。

我们几个并排在院子的水泥地上铺了凉席躺尸,村子里一到晚上就没什么灯,今天天气还挺晴朗,睁眼就能看见银河。本来还想着听小哥和瞎子这两位博古通今的大佬给我们讲讲什么三垣四象二十八宿,好让这个夜晚不至于太难捱,结果俩人一个比一个神叨,闷油瓶当然一个字没说,瞎子倒是乐意,讲着讲着连圣斗士星矢都出来了,被我和胖子联手叫了停。

现在想想今天这一天过得真是跌宕起伏。小花来雨村之后联系的空调师傅今天早早就上门把空调安好了,我们几个在屋里感受着从北京吹来的社会主义空调风,晚上高兴得从隔壁大婶那儿买了两只鸡,烤一只炖一只,这样奢侈的事儿我们三个之前从来没干过,就当是今天给小花和他的空调接风。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在我们准备收拾碗筷轮流去洗澡的时候,屋子里毫无预兆地停电了。

“真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会栽在用电欠费上。”小花木木地说。是的了,我估计小花长这么大,脑子里从来就没有交水电费的概念,黑瞎子倒是在一边嗤笑着说就当是体验一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可能是被小花甩了个白眼,话刚说到一半就没动静了。

“你看看,我昨天还说我们电费快用完了,今天有空得充一下。”胖子此时躺在我旁边,语气里全是生无可恋。

“这不是一高兴给忘了吗。再说了,平时咱们冲一百块钱能用两个月,我记得上回我充钱就是上个月啊?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你也不想想空调多吃电,再加上大花和瞎子过来这两天,热水器开的时间也长。”

“行行行,关键你不是也没想起来去充钱吗。人家充电费的早上八点半才上班,今天晚上就热着吧。”

胖子不说话了。

“哑巴不是去买冰棍了嘛,乐观一点,幸亏你们村口还有小卖铺,至少待会儿还有冰棍。”

然而黑瞎子话音刚落,院门就被人推开。我满怀希冀地抬头望过去,见闷油瓶走进来,但手上什么也没有,怎么也不像是买到了冰棍的样子——难不成他热的不行,把冰棍揣怀里带回来的?

“小卖铺没有人,老板明天才回来。”闷油瓶想了想,又补充道:“去省城给女儿过生日了。”然后躺到了我身边。

最后的希望破灭,这回连黑瞎子都笑不出来了。

“小邪,你们家屋顶结实吗?”小花问。

“别了吧,你要是翻上去,我怕被隔壁看见再报个警。”我答。

“那感情好,公安局里应该有空调吧。”

“花儿,你有没有考虑一下我这个通缉犯……”

我听见小花的手掌拍上额头的响声,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像已经放弃了生活。

忽然,他拍了一下水泥地。

“瞎子。”

“诶?”

“你把车停哪儿了?”

我脑子里忽然有个什么想法一闪而过,但我没能抓住。

“后面那个巷子里……我操!”

黑瞎子几乎一个翻身就跑进屋里去找车钥匙,等他出来我才反应过来他们什么意思。

我们为什么在院子里躺了半个晚上,车里有空调啊!

谢天谢地小花过来的时候为了路上方便解乏,开了辆七座的商务车过来。我们五个在车里,瘫在座椅上美滋滋。

“我去,大花你是活神仙,改明儿给你立个像,当财神拜。”胖子原地满血复活,又开始活蹦乱跳满嘴跑火车。

“成啊,香火钱就不收你的了,把这一晚上要烧掉的油钱给我先?”

黑眼镜回过头冲着我俩笑,我暗中踹了胖子一脚,叫他可赶紧少说两句。

有钱,服气。我心说。

——————————————

对不起大家!!!发的时候没注意!这回是完整的辽!!!!

姿势参考解语花官方海报